史鼎夫人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霸剑道 > 正文内容

爱情是红尘里一场贪恋的风花雪月_伤感日记_小故事网

来源:史鼎夫人网   时间: 2018-01-28

 

文/慧妹妹

 

为了消磨,我在房间里东转转西看看,直到日暮。我巡视了抽屉和壁橱,窥看了床底、书柜、箱脚和铺盖,就这样一来二去,不觉到了黄昏十分。惊觉,世间居然有这等消磨时间的方式!

 

之后,我走出房间,在暮色的苍茫中渐渐清醒,在街头慢慢行走。天色渐黑,已经明显有风,走路不无快意。空气凛然而澄澈,街头到处如蚁冢般隆起的、被遗忘的房子,在的路灯下显得那般纯净而富有想象意味。

 

我作为某种成分持续地栖身与一个梦境中。梦,细细长长,引着我,向另一端绵绵的伸向宇宙的终端。有人在此流泪,为我流泪。 梦,着我,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出它的心跳和体温,呼出的细微的颤抖,汗毛细细的招摇。

 

充满敌意的尘埃——冷漠的晨光。终于醒来。懒懒的,不想起来,索性不起来,愣愣的五万治病钱被骗光,中亚雪中送炭暖人心发呆我缓缓伸展四肢,确认自己仍是自己而未被梦中的任何场所融合。自己还是自己。但我依然记得梦的感触。只要一伸手,那幅将我包容其间的画便晃动不已,轻轻的,微微的,有节奏的响动!只要侧耳,静静的,凝神细听。

 

梦,不见来了!此后杳无音训,只剩我顾影自怜。这类似一种,犹如必然西沉一样。我一边听雨一边叹息!命运?命运!对他,我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,尽管隔着窗守护了好几个月。实际上我对他一无所知。正如他并不知道我的存在一样。

 

 

望着雨帘,试想自己置身何处,试想还能听到对面那细微的声响?那恍惚、极其、极其遥远的世界里的事情,简直像是发生在几亿光年以外的某个星球的事情。遥远?遥远!像在说服他,更像在说服自己。

 

归根结底,不过还是一场梦!一个为自己量身定做的枷锁,在挣扎中声嘶力竭,无非是的极度耗损,原来可以这样走向坟小儿癫痫病最好的治疗方法墓……

 

重返梦境,就意味着同过去的阴影再次相对。想到这里,心情徒然一落千丈,想逃开。这就意味着,这几年来,我一直在为甩掉那冷冰后的阴影而竭尽全力。重返,势必使我这几年来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一切化为乌有。我的成了一块敷衍的废料罢了!我的价值成了我最大的讽刺。

 

在有限价值中所重新构筑的新,成了一开窗就回消失的烟!在我开窗时,一切的没有了、没有了?是的,这样的结果是不是更好吗?从赤条条的来,又回到赤条条。一切看似有理,却又无理得很,原来,只是原来而已。然而一切的一切,毕竟都是从那里开始的,毕然也要回到那里吧! 我应该有我自己的生活,是的,我自己的,一段只属于我的生活。

 

我应该去找不是吗?起来吧,抱着,那颗玻璃球,在的清晨,在泥泞的小路上…… 那个我在窗前寻找的那个女人,中带着幽静的女人,依然那么美丽,那棵玻璃球依然晶莹。曾经,有多少个男人,治疗癫痫病最好的方法想让她放下手中的玻璃球,可是,她依旧守着它——那颗玻璃球。

 

一个个男子为她停留,可是都无法侵入她的眼睛。她仍在寻求,是的,寻求只属于她的记忆。那个仓皇的下午,那个焦急的男子惶恐的站在她的身边。无言的眼神想要结束些什么。她只是静静的望着从她手中滑落的玻璃球。该发生的终就要发生…… 我从必然中走进了他的生活,成了他怀中可有可无的玩偶,生命和自由成了最大的浪费,我,我怨恨,我在他的怀中枯萎。见到他的喜悦成了最伤人的毒药,痛吗?痛吗?或许吧?

 

从豁然敞开的窗口探进脸来,他抱着我,我从他的肩头我一动不动地望着月亮。他的身体,喜欢他静静地轻抚我的头发,喜欢听他睡着时起伏不定的呼吸,喜欢贴在他胸口听他的心对我说:睡吧!睡吧……

 

有一段,没有他却又只有他的记忆,只有当他仓皇的守在我的床边时,我才发现自己原来还活着。是的,还活着。

治癫痫那里好>  

突然,想听听,想看看,他还好吗?他是否和我一样在寻找一段只属于自己的记忆?是不是还记得——我倚着栏杆看他时的心跳,我回味他时的,我轻触他影子是的兴奋……为什么?为什么?我什么都没有,为什么?我是这样问自己的。

 

于是,梦醒了,我倒不。他弃我而去也是理所当然,这一开始我就明白,我明白,他更明白。但是我却在某种小小奇迹,出现的偶然的契合但事情发生根本的转变,而这是很不现实的。于是我是有他的一个背影。失去他以后我深深感到寂寞,但这也是我以前也品尝过的寂寞。

 

我正在习以为常。

 

天快亮时,我独自呆呆望着月亮,心想这是为什么?仍等待看那渺茫的奇迹,只是在磨损,分道扬镳。

 

又一个他走进我的梦中……

 

北京军海癫痫医院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zw.zqeta.com  史鼎夫人网    版权所有  京ICP备12007688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