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鼎夫人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张若锦 > 正文内容

米舒欣的十六岁夏天(转载)作文2900字:重回十六岁南岛樱桃番外

来源:史鼎夫人网   时间: 2019-09-21


  那样一个绞痛心灵之美的古城,在米舒欣有限的人生里,究竟难忘。 
 
  难眠的夜晚,她拿出发钗把玩。象牙白的细杆,顶端一串红绿玛瑙,风情袅娜的样子。米舒欣想象着她长发如瀑,回眸……到底摇头笑了。那是她经验之外的美,说不上向往,毕竟太过遥远。当然心里面幻想一下,亦未尝不可。 
 
  爸爸昆明出差回来后好像更忙碌了。早出晚归,在家亦是抓紧一切时间,坐电脑前敲敲打打。米舒欣感觉爸爸有些疯狂。她不明白,为什么中年人都是如此疲劳而不苟言笑? 
 
  功课自是一日比一日紧,做不完的自测题,做不完的模拟卷。米舒欣和很多冲锋陷阵的孩子一样,陷在题海里,没了电视没了上网没了这样那样的“自由时间”。老师、父母、同学,所有人的表情只有一个:中考了,最后的冲刺到了。 
 
  米舒欣倒不紧张中考。她对自己有信心——考个市重点总没问题。她只盼着快快结束这难熬时光。她有些想念夏天。夏天意味着长长的暑假,大段大段属于自己的自由支配时间;
更重要的,是过了这个暑假,她升高一了——那是全新的开始。在米舒欣的人生观里,高中是一条分界线,青涩和成熟、少年和青年、孩子和成人的分界线。她以为,16岁的高一学生不再是小孩子了,那是长大的开始。很多的怀想,青春的梦想……甚至喜欢一个人,都是理所当然的,不必再藏着掖着,怕人笑话。 
  夏天是突然降临的。 
 
  中考结束,天不容分说热起来。季节的更替突然少了过渡苯妥英钠片吃多长时间能停止,米舒欣有些恍惚。紧绷着的弦,说松就松了。 
 
  考场回来,米舒欣懒得和同学对答案,一个人懒散地走啊走。耳边汽车的喇叭声、自行车的丁零声、摩托车的左冲右突声、远处工地电锯的嘶啦嘶啦声……涨潮般涌过来推过去。米舒欣皱了皱眉,惊异自己以前怎么没感觉这条路的嘈杂。 
 
  米舒欣不想坐公交车。早上还特意关照爸妈不要再来接,她自己回。 
 
  昨天第一场考试,爸爸和很多焦虑的家长一样,伸长脖子候在学校大门口。米舒欣出来,看到夹在人群里的爸爸,心里一惊,旋即一喜,早上出门,爸爸没说要来。爸爸什么都不问,拉了米舒欣穿过人墙,在一家洁净的料理店坐下。 
 
  等服务生端来鳗鱼饭的间隙,米舒欣喝茶,香浓的大麦茶。爸爸看窗外,间或浅啜一口。米舒欣瞧见了爸爸头顶的一撮白发。米舒欣生出惊异。从来看爸爸的头发黑亮黑亮的,难道染的不成?还是一夜间长出了这么多白发?怎么之前没发觉?爸爸老了么?爸爸不该老呀!那么潇洒儒雅的一个人。 
 
  米舒欣的记忆里,很多女学生喜欢爸爸。——通常女学生都容易崇拜自己的导师,如许广平之于鲁迅,廖静文之于徐悲鸿,卡米尔之于罗丹……米舒欣看书多了,推而广之得出这个结论。 
 
  爸爸在系里教本科生《现当代文学》和《写作》。也带研究生,考他的一届届学生总是女的多。妈妈有时开玩笑,说瞧你爸,多大的魅力,尽有漂亮女生奔他而来……妈妈说这话时眼睛弯成一抹娥眉。米舒欣只当妈妈有意拿爸石家庄较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爸开心,扑哧一笑,不予理会。妈妈是出版社编辑,白天黑夜和书打交道,白天编书,晚上看书。丈夫进书房写作,她就陪做作业的女儿在客厅里翻闲书。 
 
  照说生活在这样的知识分子家庭,米舒欣是幸福的。她的确也觉着骄傲——尤其当爸爸出了新书,老师、同学怀着兴趣向她打听时。至于通过她,要一个爸爸的签名,那是常有的事。或许从小书香的熏陶,米舒欣很懂得宽容、理解、克制,性格里有静,不十分地大喜大悲。喜欢简洁、干净。喜欢有深度的情绪和生活。可她却常常陷入忧伤,说不清为什么。自她懂事那天起,家里总是很静,爸爸妈妈好像各怀心事,很少交流。爸爸以前还爱说笑,讲讲学校社会的趣事逸闻,慢慢地越来越少说话,疯狂工作,不工作不能忍受的样子。妈妈呢,一家人一起时,温文平静,看不出有什么异样。可是,米舒欣却听到妈妈深夜幽深的叹息。爸爸出差、妈妈一人时,米舒欣上卫生间,经过妈妈半掩的房门,常常听到辗转反侧睡不着的叹息。 
 
  米舒欣有时也想,该不是爸爸喜欢上别人了吧?学校的女学生?崇拜他的女生那么多。要是有一两个痴迷的,看了他的书听了他的课,从此暗恋上他,给他写信,以请教的名义约他散步,喝咖啡…… 
 
  电视里,总有这样的场景,酒吧间或咖啡馆里,音乐轻声流淌,烛光影影绰绰,幽雅的暗香。倘使一男一女两个人对坐着,男的若有所思,女的眼神幽怨,总有那么点暧昧…… 
 
  ——对于爱情,米舒欣有着太多的想象。 
 
  她喜欢那些忧伤治疗癫痫小发作的首选药物是?凄美的爱情故事,这些故事里的女角,被人深深地期待、思念、伤害……每个过程都大开大阖,感情丰沛。 
 
  她一直记着三岛由纪夫《春雪》里的一个个片段。19岁的清显热恋着聪子,在度过海边夜晚和清显的幽会后,聪子对护送她回家的清显好友本多说:“任何美梦都有结束的时候,永恒的东西是不存在的,如果认为这是自己的权利,岂不是太愚蠢了吗?不过,倘使真有永恒的东西存在,那也只是现在这一时刻……” 
 
  有一次,聪子用爽朗的声调,平静地抱怨:“现在我们即使走在一起,也看不见你的幸福啊。我珍惜地回味着现在每一瞬间的幸福……你是不是感到已经满足了呢?”清显答:“我们太相爱了,早就打幸福的身边走过去了。” 
 
  米舒欣在读着这样的文字的时候,心底是悲喜交集的。那样一种雾一般朦胧、哀伤的情调,叫她叹息,又隐隐期待。 
 
  可这是小说里的爱情,米舒欣可以隔着审美的距离远观。倘使这样的爱情,落实到爸爸和哪个女生身上,米舒欣简直不可想象! 
 
  米舒欣这样想的时候,就去观察爸爸的表情。可是爸爸太深藏不露了!妈妈也总是温文平静的。好像他们从来不激烈争吵。或许有过,但一定不会在米舒欣面前。所以即便有,米舒欣也想象不出两个斯文的人在不斯文时的样子。 
  如此思绪漫游着,米舒欣到家了。 
 
  妈妈候在门口一叠声问:考得怎样?感觉好不好?看见爸爸没?他去接你了……米舒欣懒散地答:好,还好,我一个人回的巅痫病早期症状是什么,没见爸爸,不说好了别来接的嘛!妈妈长舒一口气:感觉好就好…… 
 
  米舒欣把自己往长沙发上一扔,彻底躺倒。从来没有这么累过!从来没有这么脑袋空空过!好,很好,就此睡去,不要再醒来…… 
 
  米舒欣在一座宫殿里穿行。 
 
  这宫殿见不到白昼,如豆灯火影子一样四处摇曳。米舒欣身着公主服,看到一张年轻男子的脸,洁净,清瘦,婴儿一样的睡姿。米舒欣走近他,手伸过去,空中犹疑了一下,又缩回来了。 
 
  宫殿里又来了一个女孩。这个女孩远远地赶来,赶了数千里的路,走进这个年轻男子的梦。她在他的梦里穿行,突然就倒下了,像是舞台上的一个悲剧女角。 
 
  灯光暗下来,咏叹般的歌吟响起—— 
 
  此刻有谁在世上的某处哭,无缘无故地在世上哭,哭我。 
 
  此刻有谁在夜里的某处笑,无缘无故地在夜里笑,笑我。 
 
  此刻有谁在世上的某处走,无缘无故地在世上走,走向我。 
 
  此刻有谁在世上的某处死,无缘无故地在世上死,望着我。 
 
  …… 
 
  米舒欣醒来后望着天花板发呆。 
 
  妈妈进进出出将一盘盘红红绿绿的炒菜端向客厅餐台,“你这样睡要感冒的!等爸回来就开饭!” 
 
  米舒欣侧了侧身,望向窗外。——这个夏天就这么来了么?我的16岁的青春就这么开始了么?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zw.zqeta.com  史鼎夫人网    版权所有  京ICP备12007688号-2